《天域天堂》义演 揭开青海藏区文化神秘面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3
  • 来源:Ladbrokes-Ladbrokes中国官网

  西宁市歌舞团、西宁市戏剧团演出的大型音画舞蹈史诗——《天域天堂》,从2009年5月5日至目前在省内外共演出89场。去年10月份,《天》剧的107名演职人员前往上海参加第十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和以及今年1月又赴厦门的演出。

  《天》剧邀请了著名编剧罗斌田浩执笔;舞蹈艺术家高度出任总导演,国内知名的舞蹈家王亚彬等参加。以出生在青海塔尔寺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为原型,讲述了宗喀巴潜心佛教不能返回家乡,母子遥思相念亲情间的感人故事,表现了母爱的伟大和儿子的孝道。从剧情中看出,宗喀巴大师所垂范的道德基础是做人做事,利国利民;所开示悟入的是人人本具佛性,无论高低贵贱,皆可成佛这个旨趣。将感人肺腑动人心弦的故事史诗般展开,使观众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藏族文化独特的的魅力。剧目采用“诗化”的艺术表现手法,突出“新、奇、美” 的剧情,以新颖独特的构思、气度恢宏的场面、精雕细刻的编排、技艺精湛的表演,充分地展示了青海独特的地域文化。剧目运用现代化,高科技的多媒体舞台技术,展现了青藏高原神奇,静谧的自然景观,深厚浓郁的民族精髓,人与自然和谐的人文气质,昭示了大美青海,魅力夏都的神韵。

  《天域天堂》从导演到音乐、舞美、服装都是中国顶尖人才。舞蹈将三江源、昆仑山等青海自然风光搬上舞台,展示青藏高原神奇、静谧的自然景观。以藏族民间舞为主,融合大段藏传佛教舞蹈与青海民族民间舞蹈。假面舞是藏传佛教舞蹈;神鼓舞和卓舞属于祭祀舞蹈,是典型的藏族民间舞蹈。喇嘛、手持转经筒的信徒、放酥油灯的男女老少,是独特的藏族文化。演出还融合了一些现代元素,如神鸟舞运用到芭蕾舞蹈元素;藏羚羊舞中,藏羚羊与美丽的少女舞蹈中融合了踢踏舞;四人女子民歌组合演唱的白度母咒,带入说唱元素,强烈的冲击了视听。

  据了解,为了保证这部舞台作品的原汁原味,主创人员用了数年的时间从民间收集了近3000件藏族服饰服装,六弦琴和大法号等神秘的西藏乐器也被搬上了舞台。《天域天堂》覆盖了几乎所有中国藏族地区最典型的民间歌曲、乐器及民间舞蹈。《天域天堂》调动了藏文化和藏族舞蹈多年来的体验和积累。节目编排丰富绚丽、震撼人心,整台演出节奏时而高亢强烈、时而缠绵悱恻,场面宏大壮观,通过歌、舞、乐,描绘了一幅神秘而博大、远久而灿烂的藏族风情画。

  《天域天堂》揭开青海藏区文化神秘面纱

  伴随着神圣庄严的梵音吟唱,大型音画舞蹈诗《天域天堂》在青海省西宁市揭开了神秘的面纱。《天域天堂》以出生在青海塔尔寺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为原型,讲述了宗喀巴为了学习佛教不能返回家乡,母子遥思相念的感人故事,表现了伟大的母爱。该作品大量运用现代化、高科技的多媒体舞台技术,将三江源、昆仑山等青海自然风光搬上舞台,向观众展示青藏高原神奇、静谧的自然景观。同时,大段藏传佛教舞蹈与青海民族民间舞蹈相融合。其中,假面舞来自于青海羌姆、藏戏等宗教仪式,是藏传佛教舞蹈;神鼓舞和卓舞属于祭祀舞蹈,是典型的藏族民间舞蹈。而舞台上出现的转动佛音碗的喇嘛、手持转经筒的信徒、放酥油灯的男女老少,更是让观众体会到了独特的藏族文化的魅力。

  《天域天堂》是艺术家们精心编排、仔细打磨的艺术作品。在情节处理和人物性格刻划等方面,既具有现代化,又具有民族特色,并加入一些新鲜的内容。《天》剧的创意主体以跨界运用多媒体手段,从新视角、新高度审视和对待青海的历史、物象、山水、音乐等元素,探究出了青海乃至国内创造的复合性音画舞蹈诗创意剧目。《天域天堂》充分地利用青海文化资源的整合,以自然景观为基础,创意新、技术新、内容新、视角新。它成功的是西宁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,剧本的创作手段与现代舞台技法的兼容,诸多创作因素的协调,主创之间的默契,演员们的共同努力,真正促成了向舞台精品发展的前景。

  大型舞蹈诗画《天域天堂》展现舞蹈人性

  今年的娱乐关键词中,一定少不了“天域天堂”四个字。激越的鼓点、绚丽的服装,艺术家们的优美舞姿和独具民族情调的歌声将一个美丽、纯净、明亮、神秘的世外桃源展现在首都观众面前。

  去年10月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,演出一开始观众们就被奇异现代的舞台光影效果吸引,演员深厚的舞台功底,高技巧的灯光、道具效果,逼真地展现出了生活在美丽青海的藏族和各民族安居乐业的生产、生活场景,以独特的舞蹈形式勾勒出该地区多民族文化相互交融的景观,既空灵又真实,艺术地再现了青海地区的历史文化风情。这里没有传统写实的造型,舞台上却营造出了青海风光的绚烂秀丽。演员的演绎方式更是变化万千,引得台下观众发出一阵阵情不自禁的惊呼和掌声。在观舞过程中,一位女士一直随着音乐轻轻晃动。她在中场休息时对记者说:“我就是学民族舞蹈的,但是《天域天堂》中的舞蹈跟学院派舞蹈有很大的区别。比如舞者的肢体语言完全是天成的,像很多模仿动物、树木的动作一般,人很难想到。其实,舞蹈本身是人性的律动,很长一段时间,人们忘记了灵魂的东西,只保留了外在形式。可是《天域天堂》找回了舞蹈里最人性的东西。”另一位专程从苏州赶来的观众也发出了类似的感叹:“我终于明白这场演出为什么用本土的舞者,因为状态不一样,没有‘做’的成分在里头。无论他们多么声嘶力竭,也不会让你觉得难看,自然不雕琢的东西是最美的。”

猜你喜欢